您的位置:主页 > 图说财经 > 正文

宁波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2018-01-05 11:3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本报记者 张 昊 

和煦的阳光照进宁波市精神病院一间宽敞的画室,四周堆满了色彩斑斓的画作,中间大桌子铺开的画纸前,72岁的月丽正调着颜色作画,画面中是一个舞台的后台,舞蹈演员弯着腰捡拾项链。

“儿子来看望我时,看到我画的这么多画,说妈妈终于有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晚年!”月丽爽朗地笑起来。“这得谢谢金皓老师。没有她,我的画绝对进不了博物馆!”

从前年开始,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化志愿者金皓,带领志愿者团队来到市精神病院,持之以恒地开展文化志愿服务,通过原生艺术康复疗法帮助患者开展精神康复和潜能开发。

用生命对抗病魔,用热情呼唤新生!她以艺术的方式照亮精神障碍患者的精神世界,帮助他们有尊严地回归社会,让他们共享人生出彩的机会。

给你一支画笔

“我住院十多年了,从两年前开始画画。”月丽患有双向精神障碍,往往兴奋狂躁与抑郁低沉交替出现。

星空画社、阳光超市、农场、烘焙房……几年前,市民政局直属的宁波市精神病院开始探索多专业参与的模拟社会场景康复模式。就在这个时候,金皓偶然得知了星空画社。

市精神病院院长陈亚萍告诉记者:“金皓出身丹青之家,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所以我热情地邀请她来星空画社教画。”

精神障碍者的世界,对普通人来说是陌生的,当初金皓也不例外。

“第一次来到市精神病院时,我碰到的第一个患者是独语者,正对着窗户大声地诉说着,我有点忐忑不安。”

“当时我看到有一些患者拿着铅笔在很小的纸张上涂抹,很拘谨的样子。他们已经背负着我们难以想象的重荷,为什么在画纸上还这么束缚?”

金皓决心改变这一状况。她带领“关爱心灵、添翼筑梦”原生艺术文化创意公益志愿者团队加入宁波市精神康复者潜能开发项目,试图通过原生艺术康复疗法,听到他们沉默背后的声音。

原生艺术,源于自发的冲动,受到幻想甚至精神错乱的驱使,呼唤着人性的本源和最自然、最个性的表达。创作者有的患有自闭症、智力发育障碍,有的患有癫痫或精神分裂症,他们是原生艺术最主要的创作人群。

给他们巨大的、铺满整间房间的画纸,水彩、水粉、油画、水墨……在医院的支持下,金皓把所有可以买到的画具、颜料齐齐在画室铺开,鼓励精神障碍患者放手涂画,让他们体会痛快淋漓地挥洒的感觉。病人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想用什么画就用什么画,想画多大就画多大。

她把自己的方法称作“不教而教”。她抛弃了传统的、为正常人设计的教学方法,不涉及绘画基本手法、风格塑造等方面的知识,转而为患者提供空白的画纸和充足的画具,让他们在完全自由,不受任何绘画技法、知识限制的情况下绘画。

“我喜欢毕加索。”月丽告诉记者,“金老师就给我找来很多毕加索的作品,让我找到画画的感觉。”

不教而教,关键不在“不教”,而在“教”。金皓的“教”,在看不见的地方。

她花了大量时间揣摩病人的喜好,找来世界名画和同样是精神障碍患者创作的原生艺术品,向他们展示造型和色彩的各种可能性,并把画作打印出来挂满墙壁,患者喜欢哪幅画,就会拿走哪幅画。她每周固定时间来到医院,有针对性地引导患者画他们喜欢的、觉得舒服的画。“我并不是要培养画家,而只想让他们在画中表达、宣泄。”

画出你的世界

“开始老是担心画得不像、画得不好。”月丽说,“后来金老师教我,心里想什么就画什么,画画就是画自己想的东西。”月丽试了金皓的方法特别开心。

金皓说,虽然他们没有任何艺术经验,创作未达到自觉的阶段,但他们凭潜意识创作的艺术作品中表达出来的自由与纯真,完全颠覆了我原有的相关认知,那不是抽象知识概念组成的意义,而是一种融入心灵的深刻感悟。不是粗鲁野蛮,是纯粹与本真,是值得我们尊重的。我们没能力,也没资格教他们,我们只是为他们准备必要的空间和画笔、颜料,鼓励和引导他们自由表达内心世界。

昔日的千疮百孔,在细心安抚中缓缓愈合,而如今的甜美丰盈,从内心深处悄然绽放。金皓在画室用毫无保留地热爱和耐心迎接了上百名精神障碍患者的到来。在他们笔下,2000多幅画作诞生了。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受过完整正规的绘画训练,在色彩、笔触、构思、构图上更让人不可思议。一幅画叫《苹果》,只有密密麻麻呈不规则分布的短粗线条,却很和谐地呈现朱红色调。据医院工作人员介绍,作者只画线条,每幅都密密麻麻、毫无规则,他会给每幅作品取上一个名字:《苹果》《菠萝》《蝴蝶》……